黔邮乡情
    【赫章·生松子】一颗藏着好山、好水、好空气秘密的果仁!
    卢佳佳   2020-11-11   来源:中国邮政集团公司贵州省分公司黔邮乡情项目组


     

    “怀君属秋夜,散步咏凉天。

    空山松子落,幽人应未眠。”

    唐朝诗人韦应物笔下的松林是幽静而美好,但对于采松子的人来说却是危险而艰难的。

     

    【采摘松塔】

    当一阵阵裹挟着缕缕松脂芳香的冷风吹过,当落水松林子周边的树叶慢慢变黄而落

    那么赫章采松籽的季节就到了

    今天小编和大家一道认识的就是赫章的野生松子!


     

    松子又名松实、果松子、海松子,是松科植物红松等的种子,是常见的坚果之一

    颗粒小,壳光滑,富含的优质蛋白质及大量的维生素A和E,还有其它植物中所没有的皮诺敛酸等

    可生吃、炒熟吃、作调料,甚至还可以烹茶同食


     

    不过松子配茶的“神仙操作”,其实“当代散文八大作家”之一——林清玄早就亲测了。

    他曾在《松子茶》一文中这样写道:“当夜,我们便就着月光,在屋内喝松子茶

    果如朋友所说的,极平凡的茶加了一些松子就不凡起来了

    那种感觉就像是在遍地的绿草中突然开起优雅的小花,并且闻到那花的香气

    我觉得,以松子烹茶,是最不辜负这些生长在高山上历经冰雪的松子了

     

    我们平时吃到的松子都是一粒粒的,不过,它们可不是散长的,也有一个家,叫松塔


     

    赫章县的松子以云贵川大山里的松树结的落水松子为主

    这种松树树干高大,松针茂密,而这些松塔像调皮的孩子挂在15-30米高的树梢上

    想要摘到它只能脚上绑着铁制的“脚扎子”,在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情况下

    只身爬上高耸入云的松树梢,用杆子将挂在上面的松塔一颗颗打落,所以采松塔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


    【采摘松塔】

    刚摘下的松塔鲜翠欲滴,仿佛凝聚了一整颗松树的精华,新鲜地仿佛还带着满满的松脂

    剥开松塔一粒粒新鲜松子蹦出来,捡一颗塞进嘴里,立刻能感受到一股松树特有的清新气息

    咬一口,肉质脆嫩,水分饱满,油脂浓郁,滋味鲜甜

    一颗绝佳的松仁滋味里,藏着整片森林好山、好水、好空气的秘密


    赫章松子的故事


       柳开能,男,汉族,1988年出生在赫章县水塘乡塘口村。塘口村是国家级贫困县下辖的国家二类贫困村,村内山多地少,乡亲们受教育程度低,村民们陆续离开了这一方贫瘠的土地到外面打工,把老人、小孩留在家里。作为外出务工大军中的一员,柳开能心里很不是滋味。他凭着对家乡的了解,结合市场的需要,塘口村的后山一片松树林很快就成了他的目标。每到松子成熟,村民总把松子当瓜子,成片的松树长出的松子,是否可以卖到外面作为增收的副业。就这样,他带领全村18户贫困户开始摘松塔、卖松子。

        柳开能告诉我们,偶尔会有采松塔的人从树上掉下来,而松塔采摘下来只是劳作的开始,乡亲们还要背起一百来斤松塔走几十里的山路,每天要背十几趟,采收季节不论日晒、雨淋。为了生活、子女、老人而走险的乡亲们不辞辛劳的汗水就是松子最大的价值所在,那是一种任劳任怨,像大地一般的踏实感。

    还依稀记得小时候是用手剥松子,或者是用棒子锤

    现在好了有脱粒机了,就没以前那么辛苦了

    做松子这阵子是最忙碌的,因为脱粒出来要不断后期筛选

    因为野生坚果有个别的在树上就坏掉了,有果仁没办法通过后期除瘪剔除

    就得人工凭经验选

    柳开能和村民们都希望通过一遍遍挑选

    让收到松子的客户少一份失落的心情、多一份喜悦

    所以我们赫章的松子质量很好

    粒粒饱满、壳色浅褐、松仁肉色洁白、松仁芽芯色白、松子壳易碎声脆、仁肉易脱出



     

    办公室的小伙伴刚刚拿到赫章松子的时候,都在问这个松子好不好吃啊或是吃起来会不会好麻烦呀

    但当每个人或是直接上嘴或是用配送的小钳子剥开品尝过后,都说这个松子好吃哎

    有的小伙伴还说这个松子吃起来就停不下来了,根本就是煲剧必备